2018年8月22日 ( 正文字号: 小 中 大 ) 文章标签:侵权责任方式与损害赔偿
网络治理 隐私权 [ 导语 ]
二维码支付极大地提高了资金循环的效率,满足了人们快捷消费的需求。以网络技术与大数据为基础的二维码支付在实现信息流与资金流的高效结合时,它也对传统的货币法律制度、交易风险控制与承担、金融隐私权保护等衍生了“革命性”的挑战。创新即特定时代与特定场景下的创造性破坏。立于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的语境下,因时而进地对二维码支付所引发的货币电子化、未授权交易风险、信息权等问题进行解构是制度创新的重点所在。同时,全民金融扫盲教育亦是国家金融风险综合治理中不可或缺的环节。[
内容摘要 ]
本文将主要探究二维码扫码支付对货币法律制度的冲击及其对策,同时也努力探索未授权扫码支付风险与制度创新的进路。[
内容 ]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深入发展和移动支付场景越来越多,全球各国都在积极发展本国的电子支付行业以及对研发法定数字货币给予高度关注。在我们的生活和经济活动中,货币的使用无处不在,而与此同时货币的形式也在不断地演化。

二维码支付从1.0到3.0时代的历史进程

□ 本报记者 杜 晓

日前,央行指导支付清算协会完成二维码支付业务规范的制定,正向会员机构征求意见。一度因安全问题被叫停的扫码支付,即将在统一的监管标准下获得全面推广。商业银行、支付机构、银行卡清算组织等市场主体正摩拳擦掌,为老百姓带来更优质的支付体验。

一、二维码存在的技术风险及其规制

计算机的发展和互联网的普及,使得电子支付的成本大大降低,于是新的货币形式应运而生。

实际上二维码技术被推出来已经有十多年了,这段悠久绵长的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时代属于二维码1.0时代,得益于互联网电子商务的飞速发展首先将二维码应用于支付并发扬光大的是两个第三方支付公司,支付宝&微信,这种新型的支付方式支付宝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并且让二维码支付正式步入了普通人的视野并被人们所熟知,也宣告着二维码正式进入2.0时代,在这个时代二维码支付是微信和支付宝两家第三方支付公司的独属产品,以至于让大多数人认为二维码支付就是支付宝微信独有的。

□ 本报实习生 张新妍

诞生初期隐患重重被叫停

二维码识别与技术风险

电子货币作为法币电子化后的一种流通形式,最初是以借记卡的形式出现的,当用户使用借记卡时,资金以电子支付的形式从消费者银行账户转移到商户的银行账户。这类电子货币的出现,是为了更加便捷地完成资金的转移,银行卡本身并不存储价值,而是提供了用于识别用户账户身份的标志。

支付行业人士都知道,一种新型的支付方式的面市必须要经过监管也就是央妈对于支付安全的认可才行,而在2014年3月,支付宝、腾讯等因为著名的余额宝等虚拟信用卡产品风头太盛,于是在3月14日央行下发紧急文件《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关于暂停支付宝公司线下条码(二维码)支付等业务意见的函》,叫停支付宝、腾讯的虚拟信用卡产品,同时叫停的还有条码(二维码)支付等面对面支付服务。这段纠纷最终以支付宝放弃拓展线下POS为代价而告终,凭借着强大的平台以及风控技术,二维码支付让支付宝和微信开创出独有的二维码收款付款模式,再送了无数优惠砸了无数钞票后最终得到了市场的认可。

人民银行下发的公告明确,任何单位和个人存在拒收或者采取歧视性措施排斥现金等违法违规行为的,应当自公告公布之日起1个月内进行整改。整改期限届满后仍然存在上述违法违规行为的,由人民银行分支机构会同有关部门依法予以查处。

二维码并非诞生于支付行业,但自2011年支付宝、财付通等第三方支付机构陆续将其引入支付领域,因使用便捷、对支付环境门槛低等特点,扫码支付很快流行起来。

在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的时代,技术创新总是不可避免地引领法律制度的变迁。因此,与其说二维码支付的规范与治理是一个制度建设问题,倒不如说其先是一个技术认知问题。由于专业上或消费心理上的差异,普通用户在享受扫码支付带来的福利时,多对其实体与风险缺乏足够的了解与判断,所以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二维码信息与知识的不对称就直接影响到扫码支付交易的安全与行业的长远发展。

澳大利亚央行同样也关注电子货币。该行支付部门主管托尼·理查德今年曾表示,澳大利亚虽尚未到积极考虑电子货币的时候,但在更遥远的未来,是有可能发行电子化澳元的。他还说,澳大利亚央行相信,目前距离在全球整个范围内使用电子货币,仍旧有一段时日;但澳大利亚央行对发行电子化货币的可能性以及不确定性等问题存有兴趣。

随着互联网电子商务和互联网金融的爆炸式发展,在这种趋势的推动下,国家对于线上线下的商业互通能促进了经济发展予以了肯定并正式将其列入了发展规划,于是2016年7月央妈正式发话:二维码支付是可以的,大家一起来搞,让线上线下互通起来嘛!于是宣告了二维码支付进入3.0时代!

拒收人民币的行为从法律上该如何定性?究竟该如何治理拒收人民币现象?记者就此采访了业内有关专家。

与二维码蓬勃兴起相伴的,是不少业内人士的担忧:二维码没有防伪功能,支付指令验证手段单一,容易被不法之徒利用。事实上,确实有不少用户“中招”,扫码后手机被植入木马病毒,银行卡号、验证码等信息泄露,导致资金损失。

实质上,当我们将二维码技术应用于第三方支付时,其安全性主要系于以下三大隐患:支付指令验证能否得到切实有效的保障、客户端软件的防火墙是否坚实可靠、是否具有完备的纠错处理机制。因此,有专业人士即认为:“存在安全风险不是因为二维码编码技术本身存在问题,而是因为用不好。”

区块链本质上是一个分布式的账本,将每个信息放在了每一个账本或这说是保险箱后面,要到这些信息时,需要特定的钥匙,钥匙就是私钥,保险箱就是公钥。

只有央妈宣布合规了,银联和银行们才敢正式将二维码融进自声的支付体系,而不是所谓的二维码支付就是支付宝、微信的,银行和银联不要脸来抢他们蛋糕,这是无稽之谈。

消费场所拒收现金是违法行为

“另外,二维码支付向线下实体商户推广较快,但交易差错处理、纠纷解决机制等配套规范并没有跟上。”中国社科院支付清算研究中心主任杨涛说。

风险规制:二维码清洁的制度化

由于是不可篡改的、可靠的信息,可以创造信任,进而创造出信用,在信用的环境下,成本就会很低,因此在清算领域,可以数字化的东西,可以在不同的实体里面流动的,需要对账、记账、分账的都有用武之地。

央行对于二维码支付的通知函

中国政法大学金融法研究中心主任刘少军教授认为,按照我国现行法律和其他国家通行的法律,消费者持有的现金包括现行的纸币和硬币是无限法偿货币,除某些国家为支付方便考虑限制大额支付硬币外,可以用现金进行任何数额的支付、对方不得拒绝接受,否则既影响消费者法定支付权利的行使,也侵犯国家法定货币的法定地位。

央行支付司相关负责人表示,在推出初期,二维码支付没有统一的技术标准和检测认证标准,更没有相应的消费者权益保护制度,如果全面推广可能会引发大面积客户资金损失和信息泄露风险。于是,2014年3月央行叫停了二维码支付。

扫码支付是一个涉及消费者、商家、第三方支付机构与无线通讯运营商等多方主体参与的一个非直接接触式的交易链。在这个循环链中,二维码是作为一个信息中枢而存在,其交易风险释放与扩大的根本原因就在于二维码生成阶段的风险没有得到应有的事前管控。

比特币背后的区块链技术为金融科技的发展提供了新思路。区块链起着比特币公共数据库或者总账的作用,这种技术还能储存每一笔比特币交易的技术细节。区块链技术十分智能,它能够杜绝同一笔比特币被二次消费,而且不需要第三方的协助。

为规范线下条码(二维码)支付业务开展,保障消费者合法权益,维护行业公平竞争,条码支付监管原则及要求函告如下:

“法定货币与存款货币及其转化而成的电子货币是有本质区别的,法定货币代表的是中央银行的信用,基本上不存在成为破产财产不能进行偿付的问题;存款货币及其转化而成的电子货币代表的是商业银行或支付机构的信用,如果该机构破产这些货币就会变为破产财产,只能按比例偿付。因此,消费场所拒收现金是一种严重的违法行为,是对消费者货币权利的剥夺,不仅会使消费者面临一系列支付风险,还会使消费者面临额外的财产损失风险,这是任何国家的法律都不能轻易许可的。”刘少军说。

此后,央行一方面指导支付清算协会和银行卡清算机构研究制定相关规范和技术标准,另一方面也未堵死扫码支付探索之路。在央行有限度地支持下,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机构推出“反扫”,让商户用扫码器扫消费者生成的二维码,一定范围内推进二维码支付发展。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