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行政处罚具有专属性,不得转嫁他人或向他人追偿。好药师公司向大兴食药局缴纳的罚没款不属于“产品责任纠纷”及侵权法意义上的损害。所谓侵权法意义上的损害,是指被侵权人因他人的加害行为或者物的内在危险之实现而遭受的人身或财产方面的不利后果,其应当具有以下特征:损害是侵害合法民事权益所产生的对被侵权人人身或者财产不利的后果;这种损害后果在法律上具有救济的必要与救济的可能;损害后果应当具有客观真实性和确定性。本案中,大兴食药局向好药师公司出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载明两项处罚措施:1、没收违法所得;2、罚款。两项处罚措施是同时施行、不可分离的。没收违法所得和罚款虽是财产罚,但不能等同于民事上的财产损失。因为罚没款属于一种行政处罚措施,而行政处罚的直接目的并不是促使行政法上义务的实现,而是通过处罚造成违法者精神、自由和经济利益受到限制或损害的后果,从而使违法者吸取教训,杜绝重犯。可见,行政罚没款是违法行为人对国家所负的公法上的债。这种债具有天然的人身专属性和不可协商性,是因行为人自身的行为和过错构成了某一具体违法情形,行政机关苛以强制性的制裁措施,与他人无关,必须由违法行为人自己承担,不能转移给他人或向他人追偿,否则无法实现处罚的教育目的和治理目标。而民事上的财产损失乃基于合法权益遭受他人不当侵害时而产生的不利后果,其请求权具有可减约性、可让与性乃至可放弃性。

一、产品缺陷责任例外

于是,2016年4月,魏某将月亮湾公司和润良公司起诉到法院,要求退货并索赔十倍经济损失。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地沟油问题屡禁不止?除了需要反思地沟油背后的行政管理缺失问题,还应看到地沟油产业链各个环节中折射出的立法空白和司法盲区。

征求意见稿提出,食品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消费者主张生产者或者销售者承担惩罚性赔偿责任,生产者或者销售者以未造成消费者人身损害为由抗辩的,法院不予支持。而且,如果商家承诺赔偿标准高于法定标准,法院支持按照承诺赔偿。

第三,好药师公司之所以受到行政处罚,是因为自身的行为和过错——未尽到法律苛以食品销售者的审查注意义务而导致的。根据《食品安全法》第53条和第60条,食品经营者采购食品,应当查验供货者的许可证和食品出厂检验合格证或者其他合格证明,建立食品进货查验记录制度,如实记录食品的名称、规格、数量、生产日期或者生产批号、保质期、进货日期以及供货者名称、地址、联系方式等内容,并保存相关凭证。记录和凭证保存期限应当符合《食品安全法》的相关规定。未尽到上述进货查验和如实记录义务的,行政机关有权依法对其采取相应的处罚措施。同时,《产品质量法》第33条也规定:“销售者应当建立并执行进货检查验收制度,验明产品合格证明和其他标识”。相比于其他产品或商品,《食品安全法》苛以食品销售者如此高的审查义务,就在于食品不是普通的商品,它与人的生命健康直接相关,且对于餐馆、饭店、超市等提供餐饮服务和入口食物的企业来说,食品是已经加工好可以直接食用的,消费者难以从其他途径了解该食品或食品添加剂是否达标或安全,只能是基于对餐馆、饭店、超市等的信任。因此,食品销售者、经营者必须负有更加严格的审查注意义务,以此保证食品的安全性、可靠性,这是食品销售者、经营者自己需要承担的独立的法定义务,而不是代为履行食品生产者或他人所负的义务。

五、惩罚性赔偿制度

茶品外包装无标签标识

为了规范餐饮业和食品市场,卫生部2010年5月1日起正式施行《餐饮服务许可管理办法》(卫生部令第70号)和《餐饮服务食品安全监督管理办法》,指出用回收食品作为原料制作加工食品的最高可处10万元罚款,从而开始加强对流通环节中的食用油监管。需要指出的是,对地沟油的围剿不仅需要职能部门的积极行动,消费者也应当积极行使自己的监督和举报的权利,配合职能部门的监管行动,才能全方面、无死角地铲除餐桌上的地沟油。

首负责任:互推责任法院不支持

第一,此类案件并不属于产品责任纠纷。所谓“产品责任”,指产品有缺陷造成他人财产、人身损害,产品制造者、销售者所应承担的民事责任。结合《侵权责任法》第41条、第42条可知,这里的“他人”显然不包括产品销售者自身。而本案的原告好药师公司属于产品销售者,故不属于法律规定的“产品责任纠纷”的请求权主体。

 经营者明知商品或者服务存在缺陷,仍然向消费者
提供,造成消费者或者其他受害人死亡或者健康严
重损害的,受害人有权要求经营者依照本法第四十
九条、第五十一条等法律规定赔偿损失,并有权要
求所受损失二倍以下的惩罚性赔偿

销售商未尽审查义务

单就法律条文来看,消费者维权有法可依。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七条规定,“消费者在购买、使用商品和接受服务时享有人身、财产安全不受损害的权利。消费者有权要求经营者提供的商品和服务,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要求。”第十一条规定,“消费者因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受到人身、财产损害的,享有依法获得赔偿的权利。”第三十五条规定,“消费者在购买、使用商品时,其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可以向销售者要求赔偿。销售者赔偿后,属于生产者的责任或者属于向销售者提供商品的其他销售者的责任的,销售者有权向生产者或者其他销售者追偿。消费者或者其他受害人因商品缺陷造成人身、财产损害的,可以向销售者要求赔偿,也可以向生产者要求赔偿。属于生产者责任的,销售者赔偿后,有权向生产者追偿。属于销售者责任的,生产者赔偿后,有权向销售者追偿。”

征求意见稿首先提出了首负责任制,并列出两项方案。

第八,肯定行政罚没款的可追偿性,会产生一系列不良后果。“好药师”案二审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实施条例》等法律法规的立法意旨,从促进企业依法依规生产经营出发,对于生产者将其生产的不符合法律、法规或者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投入流通,经营者因经营上述视频被行政机关给予行政处罚后,就其因行政处罚所受损失向生产者主张赔偿的,应予支持”。这一初衷是好的,但恐怕只会产生事与愿违的不良后果。首先,这相当于直接免除了食品经营者的审查、注意义务,必然危及消费者和社会公众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由于无论是否尽到了审查、注意义务,经营者都可以将自己所受行政处罚向生产者追偿,这便使得经营者没有了履行审查、注意义务的动力或者说没有了不履行便要承担不可推卸之责的后顾之忧。虽然可追偿的行政处罚加重了食品生产者的责任和注意义务,但对于食品生产者是不公平的,因为他并没有能力去控制和监督下家或下下家的行为,即使他能够保证食品在出厂交付时是达标的、合格的、安全的,但其无法保证后面的运输、转售等每个流通环节食品不会变质、霉烂或出现其他状况。我们不能寄希望于行政机关对每个流通环节每批次食品都检测督查,而应当将责任和义务赋加给履行注意义务成本最低的主体——每个环节的食品经营者。其次,支持行政罚没款可追偿会鼓励不诚信的滥诉行为和投机行为。这里分两种情况:其一,食品经营者未尽到审查、注意义务而遭受行政处罚。如果该行政罚没款可以向其上家追偿,则会助长“找垫背”心态——将因自身过错而产生的不利后果转嫁给他人承担。类似案件必然会不断涌现,且当事人不会息讼服判,从而大大增加诉累和司法成本。其二,食品经营者已尽到审查、注意义务却仍遭受行政处罚。此时,被处罚的经营者本可以通过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得到合理救济。但如果法院支持罚没款可向第三人追偿,则拿到民事赔偿的被处罚人完全有可能再从行政机关那要回罚没款,故会鼓励敲竹杠、通过司法诉讼获取不当利益的心态。最后,肯定行政处罚可向第三人追偿不利于行政机关朝正确方向进步和发展。行政行为必须合情、合理、合法,并应当接受司法机关的监督和评价。支持行政处罚可向其他民事主体追偿客观上使得行政复议、行政诉讼等制度设置失去了意义,并且很可能造成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滥用职权、超限执法等恶果。

 (三)将产品投入流通时的科学技术水平尚不能发 现缺陷的存在的。

厂商被判给消费者退货

不可否认,地沟油背后巨大的经济利润空间是其屡禁不止的内在原因,根据其他发达国家已有的经验,地沟油的回收需要政府在适当运用经济杠杆的同时,也要制定“泔水回收”的相关法律法规,严格控制“泔水”的流向,并配以行政、司法部门的严格执法,多管齐下,才能将地沟油重新扳回正轨,发挥其应有的价值。

同时,平台未根据食品安全法对入网食品销售者进行实名登记、审查许可证,或者未履行报告、停止提供网络交易平台服务等义务,使消费者受到损害,消费者主张平台与平台内食品销售者承担连带责任的,法院应予支持。

作为一个民法前沿问题,围绕“纯粹经济损失”的探讨多见诸于学术研究之中,而极少用于司法实践。但个别法院却在近年来几起有关食品安全行政罚没款的民事追偿案件中,大胆采纳了这一尚未达成共识的概念学说,并依此做出判决。这一做法的恰当性、合法性理应受到关注,笔者不揣浅陋,希望能够通过本文的讨论,抛砖引玉,开启相关问题的思考。

第96条 违反本法规定,造成人身、财产或者其 他损害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销售明知
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除要求
赔偿损失外,还可以向生产者或者销售者要求 支付价款十倍的赔偿金。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第一百四十八条第二款“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经营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除要求赔偿损失外,还可以向生产者或者经营者要求支付价款十倍或者损失三倍的赔偿金;增加赔偿的金额不足1000元的,为1000元。但是,食品的标签、说明书存在不影响食品安全且不会对消费者造成误导的瑕疵的除外”的规定,工艺品经销店作为销售者,有义务对商品标注内容进行审查,但其并未尽到严格的审查义务,导致李某作出错误的购买行为。

39独家:专家解答如何鉴别地沟油

征求意见稿现通过最高法院政务网、中国法院网、人民法院报等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欢迎社会各界人士踊跃提出意见和建议。本次征求意见截止日期为2019年12月10日。

发表评论

2、销售者责任

昨日,皇姑区人民法院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庭发布案件判决结果,厂商被判退货并进行三倍赔偿。

这些法律法规的制定,应当从地沟油收购流程、收购企业资质、餐饮企业餐厨废弃物排放等各个方面和角度细化地沟油的排放和收运管理,从源头上杜绝地沟油流向餐桌的可能性。

方案一:消费者因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受到损害,依据食品安全法有关规定诉请生产者或者销售者赔偿损失,被诉的生产销售者以赔偿责任应由生产者或者销售者中另一方承担为由主张免责的,法院不予支持。属于生产者责任的,销售者赔偿后有权向生产者追偿;属于销售者责任的,生产者赔偿后有权向销售者追偿。

第五,按照理论通说,所谓纯粹经济损失,是指由他人一定的行为所造成,没有受害人本人被侵害的绝对权或被违反的债权可依附的金钱上的损失。可见,纯粹经济损失只是一个理论上的概括,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法律概念,其由两个要素构成,即不因或不依附于侵犯绝对权或构成违约而独立存在;仅限于金钱上的不利益,不涉及人身或精神损害。民法上的“损失”有两种,即“本来应当增加的而没有增加”和“本来不应当减少的却减少了”。显然,好药师公司所谓的“损失”只是因其自身的违法行为应当向行政机关缴纳的罚没款,这既不属于应当增加的,也不属于不应当减少的。我国从来没有哪个法律法规、司法解释或在先判决将行政罚没款认定为民法上的“损失”,更谈不上将其认定为“纯粹经济损失”。诚如前文所述,行政罚没款乃公法上的债,具有人身专属性,是因行为人自身的原因和过错构成了某一具体违法情形,行政机关苛以强制性的制裁,与他人无关,必须由违法行为人自己承担,不能转移给他人或向他人追偿。而民法上的财产损失则属于私法上的债,具有天然的可变更性、可替代性和可交易性,其与行政罚没款性质上截然不同,不能混为一谈。“好药师”案二审判决认定违法行为人可以就其罚没款向第三人追偿,实际上就是否定了行政机关施行具体行政行为的严肃性、正当性、科学性和权威性,并且堵住了被追偿人寻求合理救济的通道,甚至鼓励了滥用诉权,很可能导致这类纠纷大量涌现,这种做法是极其不合理的,并不符合“纯粹经济损失”的本意和原理。

二、产品缺陷责任

消费者起诉索赔

餐厨业废弃油脂的处理回收亟须立法规范

征求意见稿提出,网络食品交易平台以标记自营业务方式所销售的食品,或者虽未标记自营业务,但实际开展自营业务所销售的食品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消费者主张平台承担作为销售者的赔偿责任的,法院应予支持。

[ 注释 ]

1、生产者责任

月亮湾公司表示,他们销售的食品符合食品安全要求,不存在违反食品法的行为,魏某要求10倍赔偿于法无据。而且,魏某明知是半干海参,套用干海参盒说他们产品不合格,存在恶意诉讼行为,应当驳回其诉讼请求。

2011年9月15日,北京市有关部门发布了地沟油的检测标准,相信有关部门的执法标准和执法尺度将会不断完善。

明确网络食品交易平台责任

第七,行政罚没款也不属于因违约造成的损失。在2015年的“人参海狗丸”案中,原告海宁市海港医药公司因销售假冒保健食品而被海宁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处以没收违法所得及罚款共计9万多元的行政处罚,原告随即以供货方嘉兴倍康商贸有限公司为被告,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主张这笔行政罚没款应由被告承担。法院最终支持了原告的主张,其依据是双方曾签订《商品采购合同》,其中约定了质量保证条款,即如果被告提供的产品违反国家规定,造成原告损失的,责任由被告承担,且原告购进这批保健食品索取并审核了相关资料,未造成危害后果,主观无故意,故被告应承担因违约给原告造成的损失。虽然该判决没有创设所谓的“纯粹经济损失可以赔偿”规则,但通过支持违约之诉事实上认可了行政罚没款可以民事追偿。管见认为,这种做法及理由同样站不住脚。违约的前提是该约定成立并合法有效。诚如前文所述,食品销售者、经营者应尽到法定的审查、注意义务,如果因未尽到此义务而遭受行政处罚属于公法上的债,不可推卸给他人承担或事先通过合同免除或逃避。行政监督管理部门针对食品经营者的处罚是基于其未尽到法定的审查、注意义务,而并非该食品本身是否假冒或存在瑕疵,这是两个完全独立的监督管理对象,否则,尽到了审查、注意义务便可免于处罚就成了无源之水,因为该食品仍然是假冒的或存在瑕疵的。因此,在《商品采购合同》中约定免除一方的法定义务或将该法定义务推卸给另一方承担属于《合同法》第52条所规定的“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情形,乃无效条款,故不存在违约之可能。退一步讲,即使生产者明知该食品乃假冒伪劣或存在瑕疵,对其下家存在隐瞒、欺诈等缔约过失,也不能成为下家可将其遭受的行政处罚向生产者追偿的理由。原因仍然在于该行政处罚是针对食品经营者自身未尽到法定的审查、注意义务而施加的,而不是针对食品本来的问题或瑕疵做出的。也因此,如果经营者已经索取并审核了相关资质、证明材料,但依旧因为欠缺技术条件或成本过高等客观因素无法识别真伪或瑕疵,则应认定其尽到了法定的审查、注意义务,此时行政处罚便丧失了事实和法律基础。如果法院肯定这种因不当处罚而生的损失可向民事第三人追偿,不就是认可了该行政处罚的正确性、合理性、合法性吗?不就是认为一个民事主体可以替行政机关代为向受害人赔偿吗?

明知产品存在缺陷仍然生产、销售,造成他人
死亡或者健康严重损害的,被侵权人有权请求 相应的惩罚性赔偿。

厂商称消费者买散装海参

近来破获了一系列用地沟油制售食用油案件,摧毁了许多地沟油犯罪网络,抓获了不少犯罪嫌疑人。案件的侦破揭开了食用地沟油黑色产业链的六大环节——掏捞、粗炼、倒卖、深加工、批发和零售。

针对进口食品,征求意见稿也作出规定:进口的食品、食品添加剂不符合我国相关标准,消费者主张赔偿的,销售者仅以进口食品、食品添加剂符合出口地食品安全标准或者经我国出入境检验检疫机构检验合格为由抗辩的,法院不予支持。

网站地图xml地图